pk足球吧论坛

足球波胆最准、足球全场波胆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 pk足球吧论坛 > 住了一晚小旅馆后,我染上了脏病,来讲述那可怕的8小时

住了一晚小旅馆后,我染上了脏病,来讲述那可怕的8小时

发布时间:2021-11-24编辑:足球人浏览(2)评论(0)

    其实,性病主要还是以性生活为主要传播途径,通过物品接触传播的可能性不是很大。

    但,也不是没可能。

    所以,出门在外,住酒店、小旅馆啥的,还是得多留个心眼,注意点卫生。

    毕竟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


    01.

    我叫王玉珍,是从大山里出来的女人。

    我这个人本质上是很传统很保守的,平日里就连穿个短袖都恨不得盖过脖子,更别说和别人乱搞了。

    除了我老公,别的男人我是再也没有碰过的。

    所以我从未想过,有一天我也会染上性病。

    其实大概在8月初的时候,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,下面痒又不舒服,但是断断续续的,我也没太在意。

    毕竟女人嘛,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妇科病。

    但是到八月末的时候,情况却突然变严重了,下面不止发红发痒,而且还流脓,有臭味散发出来。

    我那时在工地上干活,住的又是男女混合宿舍,人多又杂,有的人乱搞,患上性病后发出来的就是这个味道。

    但我一开始还没往那方面想,我不是那种人,也没乱搞过,不太可能会得脏病。

    我本来想着可能就是严重点的妇科病,扛一扛,去药店买些药吃就好了,我不敢去医院,城里的医院都贵,去一趟要花掉我半个月的工资。

    可吃了一阵子药也没有好转,而且臭味还越来越明显了。周围的人靠近我都得捂着鼻子,眼神嫌弃又探究,好像我也是那种不干不净的女人一样。

    就连我在工地上给人分菜分饭,还有些男人不怀好意地盯着我看,嘴巴里流里流气的,吐出的都是些不干净的东西。

    最后,忍了一段时间,我实在忍不下去了,这才去了医院。

    02.

    三十多年了,这是我第一次做妇科检查。

    一开始还挺窘的,医生听了我的症状后,就让我去脱裤子做检查,差点没把我吓跑。

    但为了治病,我也知道不是矫情的时候,就还是忍着难堪照做了。

    我本以为我患的就是一般的妇科病,刚开始并不是很担心,直到医生拿出检查报告跟我说,我患的是尖锐湿疣时,我被吓得直接一屁股跌到了椅子上。

    尖锐湿疣就是性病,工地上有人得过,我是知道的。

    “医生,你是不是检查错了,我...我不可能会得这种病的。”我吓得手心发冷,脸上却羞得发烫,压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

    但医生看了我的病历,症状都一模一样,就是尖锐湿疣,没跑了。

    她还问我最近一次发生关系是啥时候?

    我捂着脸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  我和我老公是不在一块的,他在老家种田插秧看孩子,我出来打工挣钱,我们都已经大半年没见了,上次亲热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。

    我这次,怕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。

    03.

   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,不过下午四点钟,外面的太阳还很大,明晃晃地照得人发烫,但我心里却在发凉,整个人都是飘的。

    我想了很久,都想不出我是怎么染上这个病的。

    医生说这个病潜伏期很长,最长的潜伏期可以达到8个月。

    而我六个月前和我老公同房过,如果是那时感染上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  但我打电话确认过了,不是他。

    我那天只是晦涩地问了他一句,“你.....下面最近有没有不舒服的?”他就把我大骂了一顿。

    许家强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,他虽然懒,脾气爆,但倒是个不说谎的性子。

    可越是这样,我越是说不清了。

    我们那里又穷又保守,会得这种病的女人大都是些不检点的,而许家强半辈子都呆在山沟沟里,更是死板得厉害,他要是知道我得了这种病,还不得把我打死?

    我不敢跟他说实话,只能随便找了个理由含糊了过去。

    但瞒得了一时,瞒不了一世,春节一来,我的丑事也瞒不住了。

    04.

    我跟许家强常年分居两地,每年也就借着春节才能聚上十来天,夫妻生活更是少得可怜。

    所以,往年他有需求我是从来不会拒绝的。

    但今年,不行了。

    虽然我的湿疣数量少,面积也不大,经过半年的治疗,有了些好转,但这个病是会传染的,我半点也不敢马虎。

    许家强每次想同房,都被我用经期来了含糊过去了。

    他心里怨着我呢,每次都骂骂咧咧地说,“啥时候来不行,偏偏这时候来?”

    我心虚,哪敢说话?

    借着灯光,我瞥了他一眼,内疚地朝他笑了笑后,只能卷着被子,尽量把自己缩到墙角那边去 ,省得惹怒他。

   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,他会用强的。

    05.

    那天是年初四,许家强到隔壁牛二家喝酒去了。

    他本来跟我说,他们兄弟几个好久没见了,可能会玩通宵,让我不用等他,所以我早早就睡下了。

    但我没想到,他半夜会折回来。

    那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,窗外的冷风一直在山间“呼呼”地吹,听着可吓人,但更吓人的是,许家强出去没带钥匙,一直在“咚咚咚”地敲门。

    大半夜地被吵醒,搁谁也没有好脾气。

    我一把打开门把许家强扯了进来,没好气地说,“大半夜的,喝多了你干脆在那边睡就好了,还回来吵人!”

    许家强是喝多了,但也没完全醉死,还会骂骂咧咧地顶我的嘴。

    他两边脸都红完了,一看就没少喝,但被山风吹了一下,倒是清醒了不少。

    我怕他难受,还是给他热了水,帮他擦脸擦手做清洁,但我没想到他会扑过来。

    是在我给他换衣服的时候,我刚给他脱下外套,他就趁我一个不注意把我扯到了床上。

    他本身力气就大,喝醉后力气更是大,我推都推不开他。

    “许家强你起来啊,我知道你没醉,别给我撒酒疯!”

    我打他,骂他,踹他,用力吼他,想让他清醒。但没用,他喝多了,谁说话都不好使。

    他扯着我的衣服,就有点不管不顾,眼睛里都冒着火,我被吓怕了,就直接吼了一句,“许家强,你给我住手,我得病了!”

    世界一下子就安静了。

    而我的丑事,终于瞒不下去了。

    06.

    昏暗的灯光下,我一五一十地把我得病的事跟许家强说了。

    许家强一开始不相信,也没反应过来,愣愣地瞪着我说不出话。

    我知道这时候再瞒下去也没有意义了,我也不想把这病传给他,就把我藏起来的诊断证明和用的药都给他看了。

    他看完后表情很狰狞,拳头握得紧紧的,额头上的青筋都在跳。

    我看得出来,他很震惊,但更多的是生气,我跟他解释过的,我说我没有跟别人乱来,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染上这个病的。

    我的解释很苍白,根本没有说服力,我知道的,但我那时候确确实实不知道这病是怎么来的。

    而许家强,不信我。

    他不听我的解释,把桌子上的药一把挥倒到地上后,就开始踹我,“我他妈,让你在外面乱搞!”

    他一边骂我,一边踹我,骂人的话说得很难听。

    但他还觉得不尽兴,操起了手边的棍子就一下下地往我身上招呼。

    那一晚,很混乱。

    许家强力气很大,是下了死手的,他气得恨不得要我的命。

    而我抱着头,缩在角落里,一遍遍地跟他解释都没有用,他觉得我脏,觉得我背叛了他,觉得我该死。

    那一晚,我真的以为我会死,口腔里全是血腥味。

    最后,还是许家强他妈救了我。

    他爸妈在我们楼下睡,动静闹得大了,她怕出事,赶紧叫着喊着跑了上来。

    只是,知道真相后,她比许家强还要恨我。

    而我,还不如死了干净。

    07.

    这事,没两天就在村里传开了。

    特别是住我们隔壁的林美凤,自从前两年她见我在外面赚了点钱,想跟我出去找活干,我没答应她后,她就记恨上我了。

    每天,她院里都会围着一群大婶大妈,在唠嗑,在编排我。

    每次说之前,她还要往我楼上瞥一眼,然后生怕我听不见似地大声说,“我就说,之前我要跟王玉珍出去的时候,她干嘛死活不带我出去呢?原来是在外面偷汉子,怕我坏她的好事!”

    其他人听了,都嗤嗤地笑着应和她,那么地讽刺。

    也不止是她们,自从我得了这个病后,就成了全村的耻辱。

    特别是我婆婆,她恨我丢他们家的脸,对我再也没有好脸色,而且她甚至还教唆我儿子,骂我是“脏女人”。

    那是我的亲儿子啊,听他嘴里吐出这三个字的时候,我羞愧得恨不能去死。

    我反抗过的,让她不要教坏孩子,可她说,“你自己都能做出这种丑事,还不能让人说了?有你这样的妈,才会带坏孩子。”

    她抱着孩子,恶狠狠地瞪向我,我被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  08.

    知道染病的真相的时候,已经是两年后的事了。

    我跟许家强离了婚,名声在村里也彻底臭了。

    为了赚钱,为了治病,我离开村子回到了大城市打工。

    那天,天气很好,大大的太阳照得人暖烘烘的,我的两个舍友在聊天。

    梅子说她有个朋友因为贪便宜,和她男朋友去小旅馆开房,没想到最后染上了性病。

    她们说着嗤嗤地笑,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,只有我一下子就被惊醒了。

    我,也在小旅馆开过房,就是在查出这个病的那一年,不过那已经是半年多前的事了,我愣是没联系到一起。

    那天我从老家回来,因为火车晚点了,到站时已经凌晨十二点多,早就没了公交,而我又舍不得打的。

    我住的地方离车站很远,公交都要转好几趟,打的估计要上百块钱,为了省钱,我就去附近的小旅馆住了一晚。

    小旅馆便宜,只要30块钱,但条件很差,那时我也没在意,村里人没那么多讲究。

    想来我这个病可能就是在那时候染上的,我当时没带毛巾,用的就是那里的毛巾,还用在了私密部位,而且那里的马桶很脏,我也没注意,就用了。

    我也知道这种可能性很低,但除了这个我真的想不到其他原因了。

    如果我当时再注意一点?会不会就没那么多的事了?

    但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了,没有人能给我答案。

关键字词

发表评论:

您也可以直接填写QQ到下面的输入框中,点击获取用户资料实现自动调用您的QQ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