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k足球吧论坛

足球波胆最准、足球全场波胆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> 足球全场波胆 > 吴谢宇被判死刑,庭审细节曝光:他果然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

吴谢宇被判死刑,庭审细节曝光:他果然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

发布时间:2021-8-31编辑:足球人浏览(42)评论(0)

    我一直跟踪关注吴谢宇弑母案。

    这起北大才子捶杀亲生母亲的案件,因为吴谢宇名校身份的光环,作案手段的残忍,潜逃期间的放纵,和落网之后的躲闪,在众说纷纭和过度揣度中,给其血腥悲凉的内核,包裹上一层邪恶神秘的外衣。

    8月26日,吴谢宇弑母案在福州中院一审公开宣判。

    央视社会与法频道播出了吴谢宇弑母庭审全过程。

    这是吴谢宇杀害母亲后,第一次亲口说出案情,第一次公开露面。

    吴谢宇对故意杀害母亲,伪造母亲笔迹和口吻,向众多亲友诈骗140多万元拿去赌博嫖娼,在逃亡期间违法购买10多张身份证,躲避公安侦查的一系列犯罪事实,供认不讳。

    法院认定吴谢宇犯故意杀人罪、诈骗罪、买卖身份证罪,事实清楚,证据完整,数罪并罚,决定对其执行死刑

    但吴谢宇的舅舅、姑父等亲属,出具谅解书,请求法庭刀下留人。

    我从头到尾观看了这场庭审,通过5个细节,得出这样一个结论:

    吴谢宇一直在隐藏真实的作案动机。

    吴谢宇一直在回避真实的家庭关系。

    吴谢宇是一个典型且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

    Part.1

    第一个细节:

    他用尽赞美之词,

    过度美化母亲,

    但一个停顿和否定,

    却暴露了他在撒谎。

    吴谢宇自述,他的作案动机是帮助母亲谢天琴解脱痛苦。

    但这显然不是他内心最真实的作案动机。

    因为大量客观证据和事实,与他自述动机存在巨大矛盾。

    第一,从作案手段上,他既然是帮助妈妈解除痛苦,却采用了极其暴力地用哑铃杠持续暴击谢天琴的头部,导致血迹飞溅,场面惨烈,妈妈在痛不欲生中离世。

    第二,如果仅仅是帮助母亲解脱,杀害母亲后他为何还要分尸?

    分尸不成吴谢宇才把尸体用活性炭包裹75层,放置于床下。

    如果,吴谢宇真如自己陈述的那般,对母亲怀有深爱,又怎么会在作案后潜逃,而不是投案自首,让母亲尸体入土为安?

    真相只有一个:

    吴谢宇在撒谎。

    庭审现场,吴谢宇数次崩溃,哽咽,流泪,但我对他对弑杀母亲后的忏悔之心,感受并不强烈。

    相反,我一直觉得,他在极力掩盖着什么,躲闪着什么,粉饰着什么。

    而这些他从未说出口的“什么”,恰恰是他一步步堕落毁灭的真实原因。

    庭审现场,面对公诉人员和辩护律师的提问,吴谢宇毕恭毕敬,态度谦卑,用词精准,表达诗意,共情极强,且特别善于捕捉对方的心理。

    被问及和父母的关系时,他说:“父母是我活着的唯一意义。”

    被问及如何评价父母的感情时,他说:“在我的认知里,他们就像杨过和小龙女。”

    被问及母亲谢天琴对家庭的付出时,她泣不成声:

    “我妈妈为了照顾我和爸爸,她付出了一切。

    我从小就知道,这个世界上,没有比我妈更好的女人,没有比我妈更好的妻子,没有比我妈更好的妈妈。

    我妈妈每天都要做家务,照顾我爸爸吃药,带他去医院。

    她从早上5点多起床,到晚上九十点睡觉。”

    被问及,母亲谢天琴是否对此抱怨过时,吴谢宇停顿了一下,先是说“偶尔”,然后马上否定“她没有抱怨,只是显得有点累”。

    正是这个细节,暴露了吴谢宇的心机:

    吴谢宇亲口承认,自从他记事起,父亲吴志坚就身体不好,几乎每周都要去医院。

    2010年,吴志坚身患癌症去世,他和母亲谢天琴相依为命,生活清苦。

    谢天琴老师再隐忍再伟大,面对丈夫去世、儿子年幼、日子艰辛的事实,她不可能一句抱怨的话都不说,这不符合人性和常理。

    吴谢宇为什么连母亲的一句抱怨都要否定,还连用3个“没有”和“更好”来神化谢天琴?

    因为庭审现场坐的,都是他母亲生前的至交和亲人。

    包括希望不要判他死刑的舅舅。

    吴谢宇看似在表达对母亲的爱和忏悔,其实是说给亲朋听,并由此博取更多人的同情,给自己争取最后的生机。

    这一点,在另一个细节里,彰显无疑——

    Part.2

    第二个细节:

    他连用4个“我以为”,

    陈述缘何诈骗,

    但一个问答,

    暴露了他的冷漠。

    其实,从心理学的角度不难看出,吴谢宇弑母案的深层动机之一,是复仇

    吴谢宇的邻居证实,原本调皮快乐的吴谢宇,自从父亲吴志坚去世后,俨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    吴谢宇曾把父亲离世的原因,归结于孤立无援,亲友无情。

    亲友为什么不帮忙?

    是因为要强的谢天琴,拒绝向人求助,不愿欠别人太多人情。

    吴谢宇诈骗亲友的钱财,是因为报复他们不伸出援手;而杀害母亲,是因为他认定母亲是父亲离世的最大责任人。

    吴谢宇刻意回避这一点,是因为他不愿面对真实的自己,更害怕说出真相后,得罪亲友,丧失最后一线上诉求生的机会。

    庭审现场,被问及总共诈骗亲友多少钱时,吴谢宇说:“144万余元。”

    他连“余”都没有错过。

    问及为什么要在杀害母亲后,又诈骗亲友时,吴谢宇清晰准确地运用了一组排比句:

    “我以为他们对不起我家;

    我以为我爸放弃治疗是因为没钱治病;

    我以为我们两家走到最后一步,他们都有责任。

    请大家注意,这都是我以为的。

    这都是大错特错,不符合事实。”

    然后,他还说:

    “我想去弥补他们,虽然我知道我现在毫无能力,我至少还可以劳动。

    我是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的,我每时每刻都在学习中……”

    但他的抒情和发愿,很快被审判人员打断。

    读懂他心机的审判人员,果断讯问他在逃亡途中,是否有过把诈骗的钱退还给亲友的举动,吴谢宇顿了一下说:“没有。”

    他诈骗来的144万余元,半年内被他挥霍一空。

    其中的58万,他在一两个月内全部用来购买彩票。

    剩下的钱,他出入上海高档娱乐会所,用来购买性服务,每晚消费万余元

    除此之外,他还给从事性服务的女友,购买各种奢侈品。

    他在极度恐惧中过着极度堕落的生活。

    他逃亡4年多,从未想过投案自首。

    如今,他当庭哽咽,向旁听的亲友忏悔,或许是悔罪,但更大程度上是表演:

    他要逃脱死刑,只有亲友能为他说话。

    他对法官说,他有抑郁倾向,他有自杀念头,但面对死刑的判决,他又表现得求生欲满满。

    甚至说,希望法官网开一面,给他时间,让他把自己的心路历程写下来,给他人以警醒。

    看到这里,我有点出离愤怒:

    按照他的说法,父母相爱,母亲完美,他为了帮母亲解脱痛苦,杀害了她且潜逃4年,这对他人有什么警示作用?

    父母、家庭、亲友都没有错,他不该以死谢罪吗?!

    他不愿死,也没有深刻认识到自己的罪。

    同时,吴谢宇还是个心理博弈的高手——

    Part.3

    第三个细节:

    他形容自己是“工具人”,

    是一个“奴仆”,

    用大众想要的结论,

    喂养舆论的猜测。

    吴谢宇最爱的人,是他患病去世的爸爸吴志坚。

    这从他在回忆母亲时,用过度赞美词汇,而无法说出具体细节,情绪相对稳定能看出。

    也能从他回忆父亲时,能说出具体往事,情绪起伏巨大,突然间就乱了分寸能看出。

    他说,他中考时考了福州市第二名,他爸爸带他去英语培训班交钱,爸爸骄傲地对英语老师说:“我儿子考了福州市第二名。”

    爸爸去世后,他不管考多少次第一名,都觉得没有用了。

    同时,在庭审现场,他形容自己时,还这样描述:

    “我一直把自己当作仆人,机器人。”

    我看这些时,最大的疑惑是,吴谢宇自始至终没有说过母亲的半点不是,但他却用另一种方式“谴责”母亲和原生家庭:

    是你,让我成为了考试机器。

    是你,让我变成了没有感情的工具人。

    是你,让我用成绩和优秀讨好你。

    他为什么要用这种隐晦的表达,来隐晦地讨伐九泉之下的母亲?

    他不是口口声声说爱母亲,胜过爱自己的生命吗?

    除了上面我提到的复仇心理,我认为这里面还藏着吴谢宇的心理博弈:

    不管是潜逃期间,还是落网之后,心机缜密的他,比谁都清楚,公众和舆论关注“北大才子弑母案”时,一次次把罪责往“功利教育”“原生家庭”的方向上引,认为北大学霸又如何,成绩优异又如何,结果还不是一场弑亲悲剧。

    为了迎合公众和舆论“我果然没有猜测”的满足感,他在庭审现场一直游走于这样的两级:

    过分神化母亲,不说母亲一句不是;

    刻意贬低自己,张口闭口就是“我一切罪恶的根源”“我最可怕的地方在于”。

    这样,他既讨好了亲友和法官,又让公众继续沉溺于他是当代教育受害者的同情里。

    逃避,脱罪,博取同情,用试图自圆其说的谎言,雪藏惨案背后真实发生过的罪恶,是吴谢宇在庭审现场,让人特别分裂又细思极恐的地方——

    Part.4

    第四个细节:

    他把杀害美化成“回家”,

    自始至终都不愿直面罪恶,

    这背后的共生和逃避,

    或许藏着真正问题。

    我注意到,吴谢宇提到杀害母亲时,都是说“回家”:

    爸爸去世后,他看到母亲那么痛苦,所以想带母亲一起“回家”;

    他看到母亲喜欢张国荣,喜欢林黛玉,认定母亲肯定想和张、林一样离开人间,所以决定带母亲“回家”;

    他到北大读书后,抑郁到想自杀,又怕留下母亲一个人痛苦,所以要和她一起“回家”……

    当审判员问他,到底有没有就这些想法和母亲沟通时,他坚定地说:

    他认为自己读懂了母亲的心思。

    庭审中,吴谢宇多次提到:

    他认为妈妈的想法和他一样。

    吴谢宇为什么把弑母称为帮母亲“回家”?

    公诉人的一句话,道出了问题的本质:

    从杀害母亲,到潜逃4年,吴谢宇自始至终都不敢面对自己的罪行。

    他用各种看似合理实则不通的借口,为自己弑母强行安插理由。

    他回避的是自己故意杀人的罪行,还有犯罪后一系列疯狂又罪恶的举动。

    我想补充的一点是:

    吴谢宇认为,父亲走后,他已经没有了家。

    吴谢宇把弑母粉饰为“回家”,认为他的想法就是妈妈的想法,从心理学上来讲,这是一种畸形的共生:

    他把自己的感受,当成母亲的感受;

    把自己的想法,当成母亲的想法;

    把自己的恶行,当成母亲的心愿……

    这也是为什么吴谢宇杀害母亲后,一路潜逃,继续行骗,且直至今日都还不愿直面罪行的深层原因:

    他认为自己的杀戮是正当的,他所谓的母亲的痛苦,其实是他自己痛苦的投射——

    Part.5

    第五个细节:

    抒情先后两次被打断,

    他的强烈求生欲,

    是人性的弱点,

    却让人无法原谅。

    矛盾,分裂,躲闪,逃避,讨好,煽情,聪明中透着心机,共情中又充满虚伪……

    这是吴谢宇给我的最大感受。

    在庭审现场,吴谢宇在回答完法官的问题时,试图用诗意而抒情的表达,博得更多共情时,都被果断打断。

    他陈述罪行时,也先后数次崩溃哽咽,但审判人员还是提醒他:“注意情绪,请回答完我的问题。”

    他甚至用“检察官说得非常好”,来形容公诉人对他罪行的指控;

    用“我想你的意思是”,来揣度审判长对他的质问。

    他试图用共情话术,来在法庭上给自己赢得更多印象分,但审判人员还是坚定地站在了事实和证据这一边:

    吴谢宇弑母案,影响极其恶劣,讨论如此广泛,挑战人伦底线,法律必须严惩。

    尽管,吴谢宇的舅舅和姑父希望他能活下来,出具了谅解书,不再追究他借钱的事情,拼尽全力给他争取最后一线生机。

    而吴谢宇,也有着强烈的求生欲,乞求法律网开一面,但法律界人士普遍认为:

    即便吴谢宇上诉,改判的可能性也极小。

    弑母者,必须严惩,北大才子也不行。

    这是人伦天道,也是法理公平。

    我个人的感受是:

    吴谢宇承认了犯罪的事实,但他掩盖了犯罪的真实动机;

    吴谢宇看似深刻地进行了忏悔,实际是巧妙地掩盖了自己罪恶的面目;

    吴谢宇希望法律能网开一面,让他留下一份详尽的实录,给后人警醒,但如果他始终活在谎言和粉饰里,那么他所有的陈述其实并无意义;

    直到今天,吴谢宇都还活在某种表演里,始终不敢面对真实的自己,甚至为了活下去,他在心理战术和讨好共情中,依然在设计一条求生路。

    就像他设计弑母案一样。

    这种心智和心机,让人脊背发凉。

    吴谢宇弑母案发生后,犯罪心理学专家、中国公安大学教授李玫瑾认为:

    吴谢宇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也是一个高智商的犯罪人,他的聪明让他绰绰有余地应付现实、应对各种人。

    看完吴谢宇的庭审,我也确认了这一点:

    聪明的吴谢宇,是个可怕的利己主义者。

    直到今天,他还在利用身边的人。

    他不值得原谅。

    逝去的人,已经无法开口说话。

    活着的人,应当秉持是非底线:

    比杀戮更可怕的,是美化杀戮;

    比罪恶更可怕的,是洗白罪恶。

    我们可以不理解杀人狂魔的罪恶,但我们可以做到不神化他,不过度共情他。

    要知,每个立场背后,都站着亿万平凡父母和孩童。

关键字词

发表评论:

您也可以直接填写QQ到下面的输入框中,点击获取用户资料实现自动调用您的QQ资料